经济

<p>由于印度尼西亚上个月处决了被定罪的贩毒者,并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实施更多计划,因此毒品犯罪者的死刑问题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p><p>巴厘岛九号毒品戒指的两名成员,澳大利亚人Andrew Chan和Myuran Sukumaran,都在死囚区</p><p>印尼总统乔科维多多(Joko Widodo),俗称Jokowi,拒绝了他们的宽大请求</p><p>分析人士说,尽管没有证据表明它可以阻止犯罪,但印度尼西亚人绝大多数都支持对严重罪行判处死刑</p><p>大多数印度尼西亚媒体报道这一问题的方式在塑造公众支持方面发挥了作用</p><p>死刑的覆盖范围强化了一种神话,即它可以作为社会疾病的灵丹妙药</p><p>印度尼西亚人认为Jokowi是一项针对严重犯罪的决定性举动</p><p>但重要的是要了解他的执行命令的政治背景</p><p> Jokowi面临国内政治挑战</p><p>除了死刑问题外,当地媒体还关注两个执法机构,印度尼西亚警察(Polri)和消灭腐败委员会(KPK)之间的分歧</p><p> KPK与Polri的传奇故事反映了Jokowi,作为决定性领导者的形象</p><p>在他批准首次处决毒品罪犯的时候,他还提名了一名KPK贪污嫌犯作为警察局长的唯一候选人</p><p>在回应KPK对其警察首席候选人的指控时,警方将KPK专员命名为贪污嫌犯</p><p>公众普遍认为这是削弱腐败委员会的举动</p><p>这些发展意味着执法和Jokowi的领导力量是印度尼西亚媒体的热门话题</p><p>作为一个处于两个国家机构之间裂痕中的新总统,为贩毒者下令处决提供了一个看起来具有决定性的完美方式</p><p>当地媒体报道的更多关于KPK和Polri之间的分歧,而不是关于毒品犯罪者的死刑</p><p> 1月15日至2月4日期间,Kompas.com发布了135条关于死刑的新闻报道</p><p>该网站在1月28日至2月4日的较短时间内发布了200条关于KPK-Polri冲突的新闻报道</p><p>另一个受欢迎的网站Detik.com发布了184条关于死刑的新闻和1070条关于KPK-Polri争议的新闻报道 - 月期(1月4日至2月4日)</p><p>在为死刑问题提供的空间内,媒体用公职人员的报价填写了报道</p><p> Jokowi被广泛引用说,处决符合印度尼西亚法律</p><p>报道还引用了Jokowi的声称,根据可疑的统计数据,它声称是一种国家药物,“应急”</p><p>与媒体,政府的报道,死刑的论点相比,很少有报道研究过死刑是否是一种有效的威慑</p><p>印度尼西亚媒体引用了名人,宗教组织甚至学者的话,从而在没有科学证据的情况下强化了神话</p><p>关于这一处罚效率问题的媒体报道也很少</p><p>关于处决成本高的一份新闻报道没有引发任何公开辩论</p><p>媒体报道通过支持死刑的法律论据对毒品犯罪者构成死刑</p><p>在这一框架内,基于人权理由,政治议程或缺乏犯罪威慑证据的反对论点不能消除死刑所附的神话</p><p>在社交媒体上,许多人通过争论印度尼西亚的主权来表达对死刑的支持</p><p>反对死刑的反对派以及为他们的观点提供空间的媒体被视为西方的追随者,对毒品受害者不敏感</p><p>由Frank E. Dardis领导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组媒体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新方法,可以改变公众对死刑的看法</p><p>媒体应该检查司法系统的条件,而不是涵盖规范角度</p><p>一些罪犯很可能通过在印度尼西亚进行的不公正审判而接受判决,这是一个腐败的制度</p><p>这种策略只能通过长期改变公众舆论来发挥作用</p><p>问题在于印度尼西亚的媒体是否愿意改变目前对死刑的偏好</p><p>随着印度尼西亚媒体所有权的结构与政治利益纠缠在一起,